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四川

天齊鋰業主動爆雷:125億債務月底到期,可能還不起了

2020-11-14 來源:紅星新聞

“蛇吞象”后遺癥顯現,百億債務壓得一家明星公司喘不過氣來。

11月13日晚間,鋰資源龍頭企業天齊鋰業(002466.SZ)主動爆雷,公司18.8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4.4億元)并購貸款將于2020年11月底到期,存在無法及時、足額償付導致違約的可能性。

作為曾經的大白馬股,天齊鋰業眼下陷入債務違約困局,始于公司一次逾40億美元的海外大并購。

一筆四川民企最大海外并購

天齊鋰業是中國鋰資源的龍頭企業,主要從事鋰資源開采、銷售和鋰鹽產品生產制造。2018年5月,天齊鋰業以40.66億美元(當時約合人民幣259億元)拿下智利鋰礦巨頭SQM公司23.77%的股權,加上原本持有的2.1%股權,合計持有SQM公司25.86%的股權,成為SQM公司第二大股東。

這也是迄今為止四川民營企業的最大海外并購案,被稱為“蛇吞象”式收購。天齊鋰業自籌資金只有7.26億美元,其余資金均由中信銀行牽頭的銀團提供貸款,導致天齊鋰業背負了巨大的財務壓力。

同時,天齊鋰業巨資收購SQM股權可謂“買入即巔峰”。受供求關系影響,暴利時代很快結束,鋰業市場下行。以電池級碳酸鋰市場為例,3年前市場價格高達17萬元/噸,但11月13日紅星資本局查閱各大平臺報價發現,電池級碳酸鋰報價已在4.5萬元/噸左右,上演了“過山車”般的行情。

在美股上市的SQM股價同樣也坐了一回“過山車”。2018年天齊鋰業收購SQM股權時,約合每股65美元,較其股價有一定溢價。但2019年后跌跌不休,一直跌到每股20多美元,天齊鋰業2019年也不得不計提減值52.79億元人民幣。同時,天齊鋰業高杠桿收購SQM股權導致財務費用大幅增加,2019年度并購貸款僅產生的利息費用合計高達16.5億元人民幣。

SQM股價走勢(月線),天齊鋰業高位站崗

受累于SQM股權收購,天齊鋰業2019年巨虧59.83億元,超過此前三年公司的凈利潤總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繼續虧損11.03億元,并且預計全年仍然會虧損13.6億元至22.7億元。如果連續兩年凈利潤為負,在公司披露2020年年報后有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兩次海外豪賭,前者成功后者當“接盤俠”

在收購智利SQM之前,天齊鋰業曾經有過非常成功的海外并購,2014年利用資本杠桿,斥資50多億元完成收購澳大利亞泰利森公司。泰利森擁有全球品位最高的鋰輝石礦,正是這筆收購讓天齊鋰業掌控了國內鋰資源供應的話語權,成為電池級碳酸鋰的行業標準制定者。

當年,天齊鋰業董事長蔣衛平在并購完成后曾接受記者采訪,表示“公司面臨生死關頭,無論如何也要去搏一下。”天齊鋰業曾與泰利森是多年合作伙伴,但美國洛克伍德公司2012年宣布將收購泰利森。蔣衛平認為泰利森一旦被別人收購,天齊鋰業將完全喪失話語權,徹底淪為低質的加工企業,于是決定發起反收購。

同時,國家有關部門考慮到中國鋰產業可能面臨的危險局面,也紛紛為天齊鋰業大開綠燈。短短兩個月,海外收購需要的審批程序全部完成,最終天齊鋰業在中投公司的協助下,成功完成對泰利森的收購,并讓天齊鋰業坐穩了國內鋰業第一的寶座。

兩年后,從海外并購中嘗到甜頭的天齊鋰業又瞄上了智利SQM公司。鋰資源在自然界通常以兩種形態存在:鋰礦和鹽湖。在全球鋰礦里,品位最高的就是澳大利亞泰利森的礦山;而鹽湖最好的鋰資源大多集中在南美,特別是SQM旗下的智利阿卡塔馬鹽湖,一直是全球含鋰濃度最高、儲量最大、開采條件最成熟的鋰鹽湖。

對于鋰業巨頭們來說,地球上的鋰資源相對有限,能掌握優質、核心的資源,就能在未來的發展中贏得競爭力。天齊鋰業在并購泰利森成功之后,也希望復制這種成功,再進一步成為全球最大、最優質的鋰資源和鋰鹽供應商。

但遺憾的是,天齊鋰業沒踩準時間節點,或者說操之過急——幾乎就在全球鋰鹽價格處于巔峰時,做出了收購智利SQM公司股權的決定,不幸成為強周期行業的高位“接盤俠”。這導致了公司要花更多的錢,沒有錢就大舉向銀行借錢,結果債臺高筑,光利息都是驚人的數字,每年高達10多億元。

事實上,天齊鋰業近兩年的嚴重虧損,均與沉重的財務負擔有直接關系。兩次海外大手筆收購,都是高杠桿“豪賭”,給公司帶來了沉重的壓力。財報顯示,2020年公司財務費用高達20.28億元;今年前三季度,財務費用仍然高達12.86億元。天齊鋰業也承認,公司降杠桿、減負債工作不達預期,今年又疊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導致流動性壓力進一步加大。

2014年海外收購泰利森,天齊鋰業賭對了;2018年海外收購智利SQM,卻不小心成為“接盤俠”,讓天齊鋰業背上了沉重債務。今天的困境,皆因高價收購SQM而起,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不知道天齊鋰業還敢不敢豪賭?蔣衛平會不會為當初的決定后悔?

天齊鋰業董事長蔣衛平曾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全球范圍內優質鋰礦和鹽湖資源稀缺,交易機會是有限的。當時也是因為反壟斷審查要求,SQM股權需要剝離,才產生了難得的交易機會。

仍在積極引入戰略投資者

眼下,天齊鋰業正面臨巨額債務違約的風險。據天齊鋰業公告,按照公司與中信銀行牽頭的并購貸款銀團簽署的協議,并購貸款中的18.84億美元將于今年11月底到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79.35%。

盡管天齊鋰業已經向銀團正式提交了調整貸款期限結構的申請,但目前尚在審批中,存在貸款到期未能成功展期而公司無法及時、足額償付導致違約的可能性。

此外,天齊鋰業暫緩支付2020年內到期的部分并購貸款利息。截至目前,公司累計未付銀團并購貸款利息金額約4.71億元。如果公司未來在償付債務本息方面遭遇困難,公司的業務、經營業績、資金狀況、財務狀況及日常生產經營等,都存在受到重大不利影響的可能性。

公司部分在建工程,如“天齊鋰業遂寧安居區年產2萬噸碳酸鋰工廠項目”、“第二期年產2.4萬噸電池級單水氫氧化鋰項目”等,未來也可能將面臨因暫時無法繼續投入,導致前期投入無法完全收回的風險。

截至11月10日,公司控股股東天齊集團未來一年內到期的質押股份累計數量35,498.35萬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5.82%,占公司總股本比例24.03%,對應融資及擔保余額31.94億元。

該融資及擔保余額包括兩部分:一是天齊集團質押融資余額22.35億元,拆借給天齊鋰業及其子公司6.09億元;二是為天齊鋰業及其子公司融資質押擔保金額約9.59億元,天齊鋰業及其子公司實際借款余額為3億元。

如公司業績持續下滑、不能償還大額到期債務等上述風險被觸發,可能導致公司股價下跌;屆時將可能發生天齊集團被質押權人要求償還質押融資或補倉的情形。

天齊鋰業表示,截至目前,公司現金流水平并未得到實質性提高,流動性緊張的局面也暫未出現實質性改善。由于眼下時間所剩不多,天齊鋰業引進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已經迫在眉睫。

11月14日,天齊鋰業高級副總裁、董秘李波告訴紅星資本局:“公司和控股股東層面仍在積極引入戰略投資者,只是目前尚未簽署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戰略投資者引入協議。”對于外界對戰略投資者的各種猜測,李波表示以公司披露的公告為準。

西部證券分析師王冠橋表示,天齊鋰業用于收購SQM的部分貸款將于11月底到期,公司債務負擔沉重,存在流動性風險。但是天齊鋰業把控了核心資源優勢,布局了全球儲量最大、成本最低的鹽湖和鋰輝石礦山,在未來全球競爭當中,鎖定了長期資源競爭優勢。公司作為國內鋰行業龍頭企業,債務問題仍有望得到合理解決。

最新一期“2020福布斯中國富豪榜”顯示,曾經上榜的天齊鋰業蔣衛平家族已經跌出榜單。在此之前,蔣衛平家族曾經以111.7億元身家在榜單上排名第235位。

紅星新聞記者 李偉銘

免責聲明:
·本條信息為轉載內容,本網站不能保證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對相關信息所引致的錯誤、不確、遺漏或損失,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如您發現有信息錯誤、違法等相關內容,請與我們聯系,并提供相關證明材料,我們將及時處理。 ·聯系郵箱:admin#pzhol.com(#換@)  點此通過QQ郵箱在線舉報違法信息!
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信箱: admin#pzhol.com ($換@) 在線糾錯
攀枝花網 www.szcxchina.com Copyright(C)2008-2018 蜀ICP備18023319號
国语自产免费精品视频在